快捷搜索:  美女    名称  交警  美食

政协委员安来顺:博物馆发展文创应结合自身的资源禀赋

两会期间,博物馆新文创成为文化界别政协委员们热议的话题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国际博物馆协会副主席、中国博物馆协会理事长兼秘书长安来顺在接受《新京报》等媒体采访时表示,各地政府在发展文创产业消费时,要杜绝经济指标化,应结合自身的资源禀赋。


“博物馆的创意行为放在文化产业链上去,最大的优势或者能做好的是上游”,安来顺告诉《新京报》记者,“不可能指望一个博物馆,有研发团队、生产团队和销售团队,否则就不叫一个产业链了”。


在安来顺看来,一个成熟的博物馆就要做好上游,这和流行动漫一样,根本的产品带动整个产业链,但博物馆有其特殊性,要在这个过程中,对学术、文化的衍生品进行控制,不能放任自流。


安来顺,2005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历史学院,获得在职博士研究生学位。2008年12月至今在中国博物馆协会任职,一直从事文化遗产、博物馆学及相关领域研究。他告诉记者,博物馆与互联网的结合应该是其两个核心功能的延伸,一个是传播,另一个是思维方式。


IP(知识产权)授权和文创是一个新事物。2016年以来,国家从政策层面对博物馆文创进行鼓励,但博物馆的文创和市场经济意义上的文创并不一样,前者是基于文化遗产,这是一种更特殊的文化资源。


“故宫是全国博物馆当中做文创最成功的,但故宫是唯一的,不可复制”,安来顺说,故宫做文创不应该只是从市场意义去解读,而是要从根本的宗旨,即为人民群众提供高质量的精神产品,博物馆作为公众服务的延伸去理解,才完整。


安来顺认为,IP更应该翻译为智力财产权。博物馆展品本身因为其公共资源属性,没有IP,而是在这些资产之上,经过创造而产生的相应权利。“我强烈建议我们的同行尽快完成自己所有的藏品数字化,尽快注册成为真正独立产权的IP”。


荷兰国立博物馆曾将12万件藏品和自己收藏的作品全部数字化,将影像免费放在网上,供所有人创造。安来顺称,资源越丰富且品质越高,反而吸引了更多的人前往博物馆参观。


对于政策层面,安来顺告诉记者,要让鼓励政策能够落地,而不只是指导性意见,政策要能够走好最后一公里。因为每个博物馆自身的资源禀赋是唯一的,所以要结合自己的资源来发展,“要杜绝文创的经济指标化”,“地方政府不要给博物馆下达指标和任务”。


当然,对于博物馆本身,要紧密结合自身主题文化,避免同质化。搞文创的同时,“要把自己的主业放在第一位”,也就是在文创的同时,要有展览、讲座和社会教育活动,博物馆仍是一个文化机构。


新京报记者 梁辰 编辑 王进雨 校对 吴兴发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